盗妻支票借阿窿‧男子输钱打儿女‧不要烂赌爸爸

2020-07-26
    500浏览
盗妻支票借阿窿‧男子输钱打儿女‧不要烂赌爸爸(吉隆坡25日讯)丈夫烂赌欠下满身债,竟在母亲节隔天取走家里全部金饰及手机后离家出走。多组大耳窿陆续上门讨债,妻儿才获悉丈夫一併盗取她的10张支票,再冒充签名开出“空头支票”作抵押向阿窿借钱。初步估计,烂赌男人总共欠下6万1000令吉的“烂帐”要妻儿承担,心死的妻儿决定和无情丈夫与爸爸脱离关係。住在甲洞的周佩玲(43岁)週三向联邦直辖区民青团刘开强求助时申诉,37岁丈夫在本月10日,即母亲节隔天离家出走。她当天下午4点多,接孩子放学回家后,发现大女儿的房间似乎被有搜过的痕迹作推断。她披露,家里价值不菲的金饰,包括她的嫁妆、戒指、亲友送给大女儿的21岁生日项链,还有小孩的手镯等,全被丈夫带走。3组阿窿拿支票讨债“他还拿走我的手机,那是大儿子送我的母亲节礼物,相信他以为我把现金交给大女儿,所以搜索大女儿的房间。”周佩玲声称,丈大在过去数年来,烂赌成性,已欠下不少债务。对于他这次的离开,全家人亦不愿理会,没想到丈夫才离家不久,就有一名中年男子拿着一张6000令吉的支票登门找人,支票上还有她的签名。“男子说,丈夫以这张支票做抵押,向他借了6000令吉,但支票无法过帐,所以上门找人。我二儿子告诉对方,父亲已经离家,对方却不相信,还恐吓说若3天不交人,就会派20至30个人来骚扰我们。”事发后,周佩玲立刻取出支票簿,才惊觉其中10张未填上任何金额的支票已被偷走,她只好到警局备案及通知银行。过后,又有两组阿窿各带着2张共1万6000令吉及4张共1万令吉的支票上门讨债,她声称,这2名阿窿很有风度,知道欠债人是她丈夫,而且是个赌鬼,仅大叹受骗,并没有对付她们或逼她还债还,仅要求找出丈夫的匿身处。周佩玲解释,她过去都是用支票来缴付房贷,事实上户头并没有多少钱,丈夫所填上的数额远远超过户头的存款。“我真没想到他竟然拿支票去作抵押,向阿窿借钱,现在已经有3组阿窿拿着7张支票来讨债,我不知道他会怎样利用剩下的3张支票。”促夫现身交代10空头支票周佩玲声称,她除了要与丈夫公开脱离夫妻关係,也希望对方赶快现身,针对10张空头支票的事情作出交代,避免再有大耳窿前来骚扰她们一家人。她说,她原来与丈夫一起经营大炒生意,但这几天陆续都有很多大耳窿前来讨债,生意也受到影响。因为曾有一名大耳窿出言恐吓,导致24岁的女儿也不敢回家。除了22岁的大儿子在外工作,其余5名孩子都陪同周佩玲出席记者会。记者现场询问7及9岁的孩子,是否想念父亲,要他回家?两人直接摇头说:“不要”,9岁小女儿说原因是“因为爸爸赌博”。周佩玲声称,她已联络校方,告知家里的情况。“因为我担心,她们的父亲会突然到学校把孩子带走。”借阿窿开档钱拿去豪赌周佩玲声称,夫妻俩于2008年开始在甲洞美娜园经营大炒档,当时他们向大耳窿借1万令吉开业,不料丈夫把其中的5000令吉带上赌场豪赌,之后还“意犹未尽”,3度向阿窿借钱,每次5000令吉,害她花了几年时间才还清债务。“当时,他已準备要跑路,甚至要我代他跟阿窿谈判。”最后,她利用仅剩的5000令吉办货,再贴上1600令吉作定金,两人开始经营大炒档,并逐步还债。“我们欠下2万5000令吉,每月利息10%,每天开档辛苦工作,把钱交给他,叫他还阿窿,结果他竟然拿钱去赌。”更令她难过的是,丈夫第二名利息较低的阿窿借了1万2000令吉,用来缴清第一组阿窿的欠债。经过几年的努力,总算把这两组的“阿窿债”还清,但滥赌丈夫还是不知悔改,欠债纍纍。长女借钱为继父还债为了替丈夫还债,周佩玲已多次向亲友借钱,其中24岁长女也曾向公司借钱,替这名继父还赌球债。周佩玲说,丈夫当时又哭又跪地,说会改过自新,要我想办法替他还清4485令吉的赌球债,没办法下,我只好找女儿帮忙。“不是他亲生的女儿,也愿意帮他,借了5000令吉替他还债,他为何不懂得反省?”过去,因为经营档口遇上问题,她也曾向妹妹、四嫂各借2000令吉。孩子尚小,他们也曾聘请女佣分担家务,惟3年的女佣薪金及机票共1万7475令吉,丈夫也未曾分担过一分一毫,无计可施下,周佩玲也向大嫂及乾妈借了钱。周佩玲声称,丈夫是家长幼子,上有姐姐、哥哥及妹妹,她曾向其家人反映他染上赌博恶习,但对方家人不愿相信。“他们一直都深信,自己的儿子非常乖巧。”她说,丈夫第一次借大耳窿时,她向通知丈夫的大姐,但大姐不相信,反指她才是始作俑者。这次丈夫欠债逃家,她也没有通知陈家。输钱打孩子发泄周佩玲声称,丈夫输钱心情不好,也会打孩子发泄,甚至影响到孩子学会偷东西。“他都是用粗如木棍的树枝鞭打孩子,特别是9岁的小女儿曾被他严重鞭伤,所以孩子都不喜欢爸爸。”她说,这种情况,不只发生一次。“我相信,他若继续留在这个家,只会造成孩子的压力。孩子有爸爸如同没有,他每天都在外赌博,从未关心过孩子,7岁的儿子及9岁的女儿曾生病入院,他从未过问。”她披露,丈夫在睡觉时,绝不允许其他人来吵他,有时候孩子叫他起床吃饭,也会挨骂,久而久之,孩子也不再叫他吃饭。周佩玲声称,在丈夫的心中,只有那些常载他到云顶赌博的朋友,他愿意花钱买榴槤请对方吃,却不曾理会家里的妻儿。她也说,她无法忍受丈夫对孩子的教育方式。“他常跟孩子说,在家里拿的东西,叫拿不算偷,与我教的不问自取形同偷的理念相反,结果导致孩子到购物中心时,也顺手拿走了商店的糖果。”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周佩玲不希望孩子与这个父亲太接近,间接影响他们的未来。盗支票触犯刑事罪联邦直辖区民青团刘开强声称,周佩玲丈夫的行为已抵触刑事罪,因为他盗取妻子的支票,再冒充签名开出空头支票。他指出,周佩玲已向警方报案要求调查,他将向警方跟进。他也促请大耳窿不应该再借钱给周佩玲的丈夫,并认清借贷者为何人,让周佩玲安心把孩子养大,不再对骚扰这家人。赌到天亮才回家周佩玲与第一任丈夫离异后,因同在一家海鲜楼工作而结识第二任丈夫,结婚迄今12年,直到最近几年,丈夫开始沉迷赌球,从此离不开与大耳窿借钱赌球的生活。她透露,两人相恋长达7年后,她确定丈夫可以接受她与前夫所生的3名子女,两人才注册结婚。婚后12年,两人再生育三名现年7至11岁的孩子,一家八口的生活也算乐融融,但赌博最终摧毁了幸福家庭。“他以前只是小赌,现在根本是豪赌,除了赌球,也经常上赌场,几乎赌到天亮才回家。每次开完档,他都会跟我讨50令吉赌马机,其他时候更是花数百令吉来买万字及大彩。”刚开始,周佩玲选择原谅对方,她以为丈夫会改过自新,所以他之前所欠的债务,她都毫无怨言地替对方还帐,但这一次,全家人已对他感到失望,甚至心死。周佩玲丈夫离家所留下的“烂帐”大耳窿1:6000令吉的空头支票大耳窿2:一张6000令吉及一张1万令吉的空头支票大耳窿3:四张各2500令吉的空头支票★ 还有三张未知用途的口头支票★ 除了大耳窿,他还向朋友及顾客借了近1万★ 未知的大小数额★ 已累积近十年的卡债,当初欠债为5000令吉‧2011.05.25
上一篇: 下一篇:

随机文章